沐色

【哈金生贺】再一次,遇见(OOC预警)

00.
“ 你是谁?”
“ 哈利呀!”
“ 哈利……又是谁?”
“ 对不起,你太像我一个朋友了……那重新自我介绍吧,我是哈利•波特。那么小姐你是……”
“ 金妮•韦斯莱,很高兴认识你。”
01.
初生的太阳将它的光芒洒下大地,还在熟睡的红发姑娘似是感受到了太阳的热情,发出一声愉快的轻吟,继而翻了个身,将头藏入被子中,似是不愿从美梦中醒来。
房门被轻轻地推开, 一个黑头发鼻梁上架着眼镜的男孩小心翼翼地向姑娘靠去,温柔地看着姑娘的睡颜,目光如水。他的手轻轻地覆盖女孩柔顺的头发,突然一铮,似是想起了什么,急急将手收回,确认女孩仍在梦中之后,退出了卧室,随着门的重新合上, 男孩终忍不住叹了口气。
“ 是今天?”楼梯口赫敏抱着双臂用寻问的目光看向男孩,男孩点了点头,做出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
“ 你这……又是何苦?”
“ 原本……就是我欠她的。”男孩用手扫开挡住视线的刘海,指尖触到那闪电形伤疤时,不由得苦笑。
陋居外,鸟儿们叽叽喳喳地叫着,不知是安慰,亦或是惋惜。
02.
流水撞击着面池发出“ 哗哗”的声音,像极了那天的雨,哈利闭上了双眼,取下了圆框眼镜,仍由清冷的水去打在脸庞,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束手就擒吧!你的帮手已经被我们全部解决了!”哈利仿佛看见了四年前意气风发的自己,虽然雨下得很大,水顺着脸颊流入衣服里让人觉得痒痒的,但这都比不上要彻底胜利的快乐。
眼前的敌人东躲西藏,自己跟在后面紧追不舍,最终被引入一片带着寒意的森林旁,被特里劳尼教授称为占卜无能的哈利,头一回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心猛然狂跳,那如鼓点一般的疾促,就连与伏地魔正面相对时也不曾有过。他安慰看自己:想想吧!我可是禁林的常客啊!这小小的森林又算得了了什么?
他迈步走入,却发现他的目标――罗道夫斯以一种有殉道者的姿态跪在地上,胸口插有一柄有着莱斯特兰奇家族徽章的匕首,鲜血顺着已经染成绯色的木柄缓缓滴落,像绽开地彼岸花,触到草尖后舒展着花瓣。
“ 你!”哈利惊呆了 ,不由得走上前,还没有说出什么,就被一阵大笑打断,罗道夫斯疯征地笑着,似乎身上根本就没有这致命地伤一样,“ 我知道……知道自己斗……斗不过你,哈利,波特,但……但我可以让你,让你痛苦一辈子,也算是...…替主人解……解气了吧!”
哈利戴上眼镜,耳边仍回响着那句话。
法阵已成,以最忠实仆人的鲜血为引可以使步入法阵者最爱的人失去有关他的所以记忆,两年为期,周而复始。
今天,是第四年的第一天。
03.
金妮在门口站了良久,从她听到水声停止已经过去5分钟了。在她即将破门而入把房里的人拽出来并大声质问会有哪个傻子会在洗脸时把自己淹死的前一秒,门开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从未见过却又异常熟悉的,看着他的碧绿色的眸子想要落泪的男孩。她看见男孩的手伸过来似是要揉揉自己的头发,,却不知为何中道成为变为了挠着他越挠越乱的头发。金妮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想让一个陌生人摸摸自己的头,奇怪的希望落空又莫名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她下意识的用手扶上胸口,然后拼命想把这些古怪的念头赶走,也许卢娜说的对真有……她想。
“ 你好!”哈利深吸一口气,收起刚刚看见金妮奇怪动作一闪而过的欣喜,平静下心,伸出了右手,“ 我是你哥哥的朋友,哈利•波特。”
“ 金妮•韦斯莱,很高兴认识你。”金妮歪了歪脑袋,嫣然一笑。但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叫哈利波特的男生会在听到初次见面常用的客套话时,脸上闪过一丝哀伤,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那个人的一颦一笑。
这一见钟情的烂剧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金妮内心无声的呐喊。她决定早饭后就向卢娜问问关于骚扰虻的事。
04.
阳光温柔地拂过大地,向母亲用指腹轻轻刮着小儿的脸,一阵风吹在湖面上掀起一朵朵小小的涟漪。
金妮和卢娜不约而同的身子向后仰倒在地,像顺够了毛的家猫,蜷缩着身子,相视一笑。隔着一朵洁白的雏菊,金妮不知怎的又想起了那位“ 新朋友”,心似乎也跟着拍漏了一下。太丢人了!她想。
“ 怎么了,金妮,你今天身边的骚扰虻可是比平常了一倍呢!”卢娜将好友困惑而尴尬的样子尽收眼底。
金妮用手在脸袋边的空气中乱划着,打算认真研究研究那种奇特的小家伙。“ 不对,在左边,嗯,再向上一点,对,好,抓!”卢娜在旁边认真地指挥着,金妮感觉自己的手心里似乎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片花瓣。
她将花瓣拈在指尖,轻轻哈出一口气,花瓣随风飞走了。
相信世界上有骚扰虻的我真是个傻瓜!金妮懊恼地想着,她用手捂住脸,叹了口气。
“ 怎么啦~是不是被吓到啦~”卢娜得意地向金妮请功,金妮觉得如果卢娜有尾巴,那么她此时一定会因为高速运动而离心飞出。
“ 是是是,这只真太好看了,和樱花花瓣一模一样。”金泥揉了揉她的大狗狗,随后又十二分认真地说,“ 亲爱的,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 哦...…哈?你说啥?”卢娜猛地从地上坐起,用可以发光的眼睛盯着脸红红一反常态有点娇羞的金妮,直看到后者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她的女王陛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处绿叶丛中而不乱的金妮•莫莉•韦斯莱,居然说她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在名花有草的情况下。
等等,今天不是一个新的轮回吗?
卢娜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开始僵硬,这是什么神展开啊?今天大概才见一面吧,一见钟情啊?这不像她平时的风格啊!等等,卢娜你要冷静,你看看他今天选的地方,阳光、清风、湖边、花香,她不会一直暗恋我,所以……
“ 金妮啊,我跟你讲吧,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呀,但是出柜压力很大的好吗?还有啊……”
话还没有说完就换来金妮的一个暴击,“ 我是说……哈利……波特……傻子……”
卢娜觉得自己要瞎了,其实这家伙记忆根本就没有回溯对吧?!
05.
哈利在房间内透过窗户看见金妮和卢娜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坐在湖边,金妮的一颦一笑在他波澜不惊的内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就这么看着也好,他安慰着自己。
“ 哈利,看着你每两年陪在引导她找回关于你的记忆,每次都快要想起来了但是……看着你这样我也挺难过的,你看你救过金妮、亚瑟和罗恩,我们家欠你的真是太多了,要不然忘了她吧!就当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你会遇上比她更好的姑娘,走回正常的轨道。”这是韦斯莱夫人早晨拉着他的手,用颤抖地音调说出的。
是啊,这周而复始地忘却,那每两年一次的陌生与疏离,为什么偏偏他要承受,他低下头几欲落泪。但是,刚刚那次“ 初见”,金妮莫名地捂住了胸口和那微红的脸庞,似乎又预示着一切都有转机。
“ 谢谢您的好意,韦斯莱夫人。我觉得自己欠金妮的东西更多一点,我让她一个人替我担惊受怕了一年,您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愿意用余生去偿还。一辈子有这么一个人就够了。”他拍着潸然泪下的韦斯莱夫人,咽下一行泪。应该不远了,他想。
06.
“ 所以……你是说金妮这次好像仍保留了不少潜意识?”赫敏瞪大眼睛身子前倾。
“ 这是好事儿啊,哥们,你想下一次说不定就会全想起来了――哎哟!”赫敏用怀里抱着最重的那本书重重地砸向忍不住开始说烂话的罗恩。
哈利咧嘴一笑,不置可否。赫敏对这两个有着大无畏革命乐观主义的人从心底感到一丝绝望。
“ 我觉得是完全有可能的哟!”又一个沦陷的家伙出现在门口,是乔治,他挨着哈利坐下来,“ 举个例子,我们笑话商店里卖出去的产品是有一个有效期的。有效期一过再好的负载体也不能完全吸附住魔咒,这就是为什么要不停生产的原因,和麻瓜们所说的‘ 永动鸡’(赫敏纠正说是永动机)无法做成应该是一样的原理。”
赫敏觉得自己仿佛也在沦陷的边缘徘徊,“ 但这是对人而不是对物体,人体系统有着自己的稳态……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罗恩!这是高中生物必修三的内容好吗?啊,对不起,我忘了你是个纯种。好了,精神点!别打岔。所以按照你们说的金妮最终会摆脱这种状态,从而使稳态恢复平衡?”
三个男生盯着赫敏傻笑着,显然他们一个字也没有听懂。
所以说是有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你们傻,还是轻信有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你们的我傻?赫敏危险的笑着。
罗恩赶在赫敏将要爆发之前,赶紧随手拽过来一个例子,“ 你还记得克劳奇摆脱夺魂咒的例子嘛,宝贝儿?”
赫敏一呆,“ 说得好!所以说大脑有自我保护意识,所以需要在一个特定的场合给予特定的刺激,也就是说……”
“ 神秘事务司,大脑厅!”卢娜以一种释迦摩尼“ 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气势站在众人面前,后面跟着的是一脸震惊的金妮。
正荡漾在恋人夸了自己的欣喜中的罗恩,听到这皱紧了眉头,“ 不行!我不同意带我妹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07.
神秘事务司还是像原来一样黑暗,比起因为反对失败而拉着一张钟馗脸但还是因为担心赫敏而跟过来的罗恩,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十指交缠的金妮与哈利才更让卢娜暗叹爱情的伟大。
“我们曾经也是这样子吗?”金妮轻声地问身边的人,这种温柔的语气让她自己听了都不禁抖了抖。
“ 我等你过会儿亲口告诉我。”哈利用低沉的嗓音哄劝着金妮。
这男人的嗓音竟该死的迷人!金妮现在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卢娜向赫敏长了眨眼睛,赫敏会意的点了点头。
“ 又一对痴人啊……”一个刻意压低音调但是仍然空灵的声音出现在二人的耳畔,两人都是一惊,他们不知何时与剩下的四人分开,进入了一个从所未见的周围都是纯白的空间。纯粹的白就像纯粹的黑,他们除了彼此什么都看不见。
“ 你是谁?”哈利大声问道,下意识的加大了握住金妮的力道。
“ 大脑厅的主人,通晓过去与未来的格欧费茵。”一阵微风过后他们的目前出现了一泓清泉,“ 这水在东方被称为忘川,是一切记忆最终的归处。你们想好用什么东西和我换了吗?公平交易吗!有得到的就要有失去的,所有的人所做的一切都应该是有代价的。”
“ 交换?如果我身上有什么能让您满意的,我愿倾我所有。”金妮淡淡地回答,她暗自在想这个什么格欧费茵怎么和卢娜有那么一点神似。
“ 呵!小鬼,口气还真不小,不过我真喜欢的紧,不如十年阳寿如何?”
“ 不!你不要动她!我我用十五年和你换!”哈利急了将金妮挡在身后,似乎这样就可以帮金妮挡住一切不好的事。
“ 不要!哈利, 这是我自己的事!是我丢失了记忆而不是你!”
“ 但害你失去我们的回忆的是我!”
“ 什么回忆不回忆,大不了我不要过去了,但是我们还有未来!”
“ 让你再忘记我的未来我宁愿不要!”
“ 就听我一次吧!你怎么老是这么爱星英雄!”金妮脱口而出,她和哈利吵得有些疲惫,脑袋晕晕乎乎的,像和了几瓶烈火威士忌,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喷涌而出。
“ 金妮,你不懂!”哈利扳过女孩的肩膀,眼眶红红的,金妮似乎看见了那沉浸了几年的悲伤。
“ 我懂,正是这样才应该让我来,你看你你十一岁的...…”
“ 等等!你想起来了?”哈利喜极而泣,浑身颤抖地搂住金妮,金妮一愣,闭上眼睛想了会,猛然热烈地回抱看哈利,流看泪“ 对不起,”她擤着鼻子,“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08.
卢娜冲赫敏点了点头,幻境消失只剩下一对相拥的恋人。
“ 真是的,人家的忘川守护者还没扮够呢!”卢娜默默掏出墨镜,撇撇嘴,“ 喂!亲爱的,下次争取再失忆一次啊!”
09.
哈利在草坪上惊醒,金妮让他在这等她一会怎么就睡着了,还梦见了两年前那么惊心动魄的回忆。他站起正了正西服,拍掉了身上的青草,一股熟悉的花香从身后传来,他缓缓转过身,似乎花了很长很长时间。
一袭白衣的金妮怀中捧着一束大波斯菊,在夕阳下微微一笑,风带在几缕调皮的从发髻中跑出来的红发轻轻飘动,绚丽的余晖仿佛都黯然失色。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怎么也看不够啊!哈利心想。
她向哈利缓缓走来,“你好!我是金妮•波特,很高兴再见到你。”
“ 哈利•波特,遇上你,真好!”
有些人光是遇见了就已经三生有幸了。
很高兴你的不离不弃。
很高兴再一次遇见你。

评论(1)

热度(12)